新闻

陆游和唐婉钗头凤表现手法的异同 钗头凤陆游唐婉原文

这两阂词出自不同的人之手,却浸润着同样的情怨和无奈,因为它们共同诉说着一个凄婉的爱情故事——唐婉与陆游沈园情梦。

陆游的词大气中带有伤感与无奈,唐琬的词娟秀中饱含深情,男女有别吗,作风不同,唐琬情感更忧伤 初读这两首词,仅只是感慨于陆游孤绝细腻的文笔和那种发自内心的情感表述。然而放翁一代词雄,后人评论他“一扫宋词纤艳之风”,居然也写出了如此缠绵绯侧之作,未免有英雄气短、儿女情长之惑。由于当时年轻,对许多事情尚不知个中究里,就没再往心里去。十几年后,渐渐地多读了一些文字,渐渐地品味和阅历了生活中许多的人情世故,对于放翁与唐婉间那段委惋凄绝的爱情故事也渐渐有所了解。这才越来越读出了蕴藏于这两首《钗头凤》深处的、那滴着泪水甚至热血的深深的感动... 一、 都表达了作者对对方的思念之情。在陆游的《钗头凤》中,作者通过对其妻唐婉的外貌姿态的描写,表达了自己对唐氏的无比思念之情。在唐婉的《钗头凤》中,作者通过对自己那副憔悴面容的刻画,反衬出自己对陆游的思念之情。二、 双方都表现出一种孤独愁苦的思绪。同为表达愁绪,而表达的方式却不同。陆游对愁绪的表达,是一语道破,直抒心中的不快——一怀愁绪,几年离索;而唐婉对愁绪的表达,则是含蓄与委婉的——欲笺心事,独语斜阑。这心事是什么呢?毫无疑问,不就是自己与陆游分手之后的孤独与愁苦之情吗? 三、 都表现出对封建礼教的控诉与憎恨。陆游在词中写道:“东风恶,欢情薄。”表面上是写东风的可恶与无情,实际上真正“恶”的是那吃人的封建礼教与那棒打鸳鸯的陆母!只是作为儿子的陆游不敢明说,也不便明说而已,只能在词中运用暗喻的手法将自己的感情表达出来。唐婉在词的首句就写道:“世情恶,人情薄。”这“世情”,同样也是指那吃人的封建礼教;这“人情”,也是指那薄情的陆母好端端地将她和陆游这样一对鸳鸯活活拆散了。这短短的六个字,同样也流露出唐婉对封建礼教的控诉以及对陆母这种棒打鸳鸯的行为的不满。纵观这两首词,而这既有相同之点,又有不同之处。同中有异,异中显同。但归根结底,他们的感情基调都是一样的,都反映出作者内心的伤感与痛苦;它们所要表达的思想内容都是一样的,都表达出两人彼此之间的相爱之深和相思之切,都表达出两人对这种封建礼教下的婚姻制度的憎恶与批判。

陆游和唐婉钗头凤表现手法的异同

相关新闻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400-800-5660

在线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stalls.cn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关注微信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